大概是读小学还是初中的时候。
我暑假在广州姑妈家玩。
那时是在花都的别墅,家家户户外面都有黄皮摘。

当时候还被要求用黄皮为主题写一篇日记。
写作文写日记是我最痛苦的事情,连流水账都不会写。
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字来。
在网上抄抄改改,写了一篇类似于说明文的东西。

那时不爱拍照,搞一个流行的拍照手势又觉得是不是太过于搞笑,但又不知道怎么面对镜头。只好以一种我本来是不拍照的,但是要我拍我就拍一下的心态去做,结果出来的效果就是垮起一张脸。

那时年少,好像总是那么精力充沛,那时不爱看书,但喜欢听姑父讲故事。
清晨走在小区内的街道上,姑父总会在一个意外的时机开口,说一个令人感兴趣的话题。可是话总说到一半,我又迫切的想知道问题的答案,事情的真相,这时姑父总会标志性的沉吟一会,似乎思绪已经跳转到其他地方。正当我觉得继续问有点不礼貌时,姑父便又会给出一个欧亨利式的结尾,真令人回味无穷。

那时一楼大厅有一架钢琴,或许是我第一次接触到钢琴。
我认识了一下基本的音阶,想着把吉他上的谱子给套上去。结果还被我弹出了一首爱的罗曼史。想想时间也是蛮快的,这算是跟钢琴的缘分吗?哈哈哈~

那时喜欢听大人聊天,躺在床上看他们吞云吐雾。如果有一声怪笑加拍大腿的声音,那一定就是我爸。

那时我跟我妈总是合不来。
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说的话总是能精准的让我生气。

那时也总是想着奇奇怪怪的事情,但又不去想着实现,总是空想。

不过长大了也总是有好处吧,不会那么被动,想做什么事情自己可以使上劲。
不会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晃荡。

最后修改:2021 年 11 月 04 日 10 : 33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