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以前我就是一个狂热的资源收集者

工具史

小学开始就是迅雷的忠实粉丝,那个时候是种子文件的天下,直到现在互联网还会留下一些与种子相关的老梗。我当时的设备也并不是很高级,特别是硬盘的容量一直令我非常的不省心,现在想起来,真的是每G的数据都要安排好。
14年的净网行动后,迅雷的离线下载、高速通道不方便使用,我以为我会跟那个资源满天飞的互联网时代告别。

大学的时候我开始接触到了115,最开始我印象很深,当时115的会员还是35元1年。等我再想续费的时候已经涨到75了,再到后面就基本上是300+的价格,到现在已经是500+一年的原价。
光有115是不行的,还得配合上各种各样的资源站。最开始是一个叫做锦绣的资源站,只提供专门的磁力链接合集,加上115的离线下载简直就是有如神助,资源收集起来真的是异常方便。
锦绣应该是倒过一次,过了几个月之后,出现了一个版面格式非常像的网站。这里还有个插曲,有些人觉得锦绣的关站是故意的,就是为了摆脱一些买了永久会员的人,觉得现在的新站就是以前的老站长,这样可以再收一次钱。当然这样的事情都无所了,对于一名资源收集者来说,这都不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在这个过程中,还有一些专门的种子搜索站,以及网盘资源收集站,特点嘛,就是都非常的不稳定,可是好在当时的【在线代理】还非常的方便,国内的墙还不是很高。

那段时间是生活很拮据的时候。我跟我爸住在中山,那里有着几张我用零花钱攒下来的3.5寸的大硬盘,具体容量是多少我还真的是忘了,好像是2T?还是4T?我还特意买了orico的硬盘盒。
接下来是硬件的更替了,我首先是阴差阳错之下买了苹果手机,我本来是sony粉的,到这里也叛变了。再接下来我是买下了王老师macbook,我都已经忘记型号了,是pro吗?总之我打开的那一刻真的惊艳了,第一次用苹果电脑,一切都是那么流畅顺滑。从这一刻开始,我决定了电子产品一定要用的优雅。
后来我把手里的3.5寸硬盘都更换掉了,全部变成了2.5寸USB3.0的移动硬盘。一切都是朝着简洁、无线。
这时国内的墙应该是越来越高了,我不是很记得当时资源获取渠道是在哪里了,或许还是通过磁力链接,也或许是通过科学上网去外面透气。

最大的转变在于我的一次突发奇想。因为那时我住在荔湾区那个3楼那里,家里的带宽其实是经常被闲置的,我就在想
能不能出租我闲置的带宽,电脑的算力呢?
我在知乎上找到了有关于PT的只言片语,顺藤摸瓜找到了更加详细的描述。
这不就是我要找的地方吗?我看着知乎上的一条条回答,期盼找到进入这些邀请制的站点的方法,猜测着这种社区的生命力。
可惜每一条答案下方的时间都令我有着强烈的失落感,大多都是距今5年以上的时间戳。互联网
就神奇在这里,它不像出土文物一样,让你感觉到有年代感,而是把一个看似非常崭新的东西展现在你的眼前,等到你去触摸的时候才发现是一片尘埃。
11年令人恍惚
15年跟现在也是很久了
PT站还在吗?现在还有这样的社区吗?
随着了解的越来越多,我发现就在我小学使用迅雷的时候,PT站已经是非常的盛行。14年净网行动的时候,一些很有名的资源站也被迫隐藏起来。原来还有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的世界一直隐藏在我的生活中,直到现在我才探寻到一丝蛛丝马迹。


最后用购买一台NAS的代价,换到了天空的邀请码,正式的成为PT圈的一名新人。

  • 我又开始使用最原始的种子下载软件
  • 学习如何做种、辅种、甚至是发种
  • 弄懂魔力值、分享率、生存要求

总之这是一件让人感到非常自由的事。
不必担心哪天网站关停,不用忍受广告、弹窗,就仅仅是一个分享率作为通行货币的社区。

至此,我的资源收集之路才稳定下来。

目的

我之前一直想着给大家进行资源分享,用过非常多的方式。
在智能手机普及之前,我利用的是MP4作为载体,现在这种播放器基本上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了。
后来大家智能机普及后,我采用的是115进行分享,也采用过QQ、微信直接发送,但都不是很稳定,甚至最后采用过物流加硬盘的方式,以及NAS进行分享。总之大家的体验都并不说是非常好,我自认为做了很多的努力,但结果并不是很理想。

资源收集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?
我之前一直没有考虑清楚。或许最开始就是一种仓鼠一样的囤积癖,慢慢的就会演变成为一种习惯性的焦虑。到了最后我敢确信,它变成了我的一种标签,一种在好友里证明自己的方式。
有意义吗?我知道是没有意义的。
直到去年我卸下对于圈子的枷锁之后,我才摆脱掉资源收集对我造成的焦虑。

现状

说来可笑,之前在资源收集的时间,甚至远超我自己看电影、追剧的时间。
想想也是,我的休闲时间本身就少,下载这么多资源又有什么用呢?
我更愿意好好的看完一部电影,甚至写两句没有营养的观后感,
有时间的话去扒一下里面的原声带。

我衷心的敬佩那些压制组、字幕组的小伙伴,我曾经也想当一名用爱发电的人。但是事实上,我很难做出一些贡献,安安心心的做种,或许是我能做的最多的事。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1 月 23 日 03 : 09 PM